云南新闻

新法规对证券公司、公开发行、私募发行和信托有什么影响?

2017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国家外汇局等部门,联合发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指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引》),解决金融机构多层次套现、期限错配、表内表外风险蔓延等问题。

一、资本管理风险突出表现1。监管竞争和套利。

传统的监管理念是,各监管机构分别管理相关金融机构,导致金融机构职能重叠,监管规则存在差异和分歧。监管机构总体上难以掌握金融机构的经营状况和风险来源。

《指导意见》及其后续细则的颁布,结合国务院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明确表明中国人民银行和银证监委将统一宏观审慎监管思路,认真控制金融机构监管混乱,防止不同监管机构间恶性竞争和套利行为空。

2.新兑现资产管理产品的风险。

以银行理财为例,银行理财产品分为保本和非保本两类。以银行财务管理为例,银行财务管理产品分为有担保和无担保两类。

其中,保本产品名义上是银行资产管理的表外业务,实质上是向储备和占用银行信贷转移,应属于表内业务。

如果你不真正打破新交易所,银行理财产品的负债和资产两方面的风险将会不匹配。

当大量资产管理产品未得到有效监管或风险准备金被提取时,一旦风险暴露,金融机构和市场的稳定运行将受到严重威胁。

这种现象在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也很常见。

3.期限与资金池发行不匹配。

以前,资本池和期限不匹配的风险在银行理财和非银行机构资产管理产品中很常见,即短期负债用于支持长期资产,导致期限风险不匹配。

当市场波动加剧、流动性收缩时,很容易导致资本链断裂和违约风险。

4.首都已经从真实变成了想象。

自2015年以来降低利率等措施旨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防止经济硬着陆。

然而,在市场过度追求短期利益的驱动下,充裕的市场流动性并没有灌溉实体经济,而是渗透了监管体系的漏洞。通过各种有针对性的资本管理计划,股票市场、房地产和大宗商品等资产一层层流入市场,导致资产价格反过来波动,严重削弱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5.多层嵌套隐藏了真正的风险。

例如,非银行金融机构通过层层嵌套、隐藏真实风险来规避监管机构的监管要求,通过层层定向资产管理产品和层层结构化产品增加杠杆风险和投资风险。

此外,多层嵌套延长了资本链,增加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同时也增加了资产管理机构的现金交易风险。

二是非银行金融资产管理重组:从机构监管到职能监管。本《指导意见》的主要思想是实行统一监管,风险和收益由自身承担,表内和表外隔离。

《指导意见》要求银行不要拥有资本担保金融产品,这将不可避免地要求银行将资本担保金融产品转换为普通存款或结构性存款。

此外,《指导意见》要求银行将其理财产品从预期收益转化为净值,打破当前汇率,或在短期内导致公共理财规模萎缩,增加表内存款。

银行理财产品的回归将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产品结构和运营模式产生重要影响。

(一)《证券交易商指导意见》明确取消多层嵌套和渠道,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渠道服务,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

对证券交易商的影响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1)渠道业务萎缩。

目前,证券交易商及其子公司的业务大多是渠道业务,这种监管可能会导致其渠道业务规模急剧下降。

(2)结构化产品受到影响。

新规明确划分了产品形式,不允许对公开发行产品、公开私募发行产品、投资单一投资目标的私募发行产品、投资债券/股票的私募发行产品以及比例超过50%的其他标准化资产进行评级。这将导致对证券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和结构性股权评级产品的限制。

(3)渗透原则可能增加对证券公司的投资限制。

由于新规则要求对实际持有人进行向上识别,目前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产品的部分资金来自银行公开发行的金融产品,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产品在投资者数量和投资范围上必须符合上层产品的要求,这也将增加对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限制。

(2)《公开发行基金指导意见》规定,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公开发行产品不得投资于非上市股权,主要投资于低风险、流动性强的债权资产和上市股票。

对公开发行基金的影响主要是渠道业务可能受到限制,分类产品也将面临清算风险,涉及杠杆和套现的公开发行产品模式将受到严格限制。

然而,FOF公共投资基金免于多层嵌套,基金规模未来可能会继续增长。

由于公共基金已经受到更严格的监管,这一次它们较少受到新法规的影响。未来,随着对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监管的升级,银行融资外包资金对公共资金的需求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3)私募基金此前对私募行业的监管不如公开发行严格。

新规明显收紧了对私募股权产品负债率、产品结构和投资范围的红线要求。

分级私募产品总资产不超过产品净资产的140%;分级私募产品应当根据投资资产的风险水平进行分级;具有分级资产管理产品的金融机构应当独立管理资产管理产品,不得将其委托给次级投资者。

这些新法规的实施将对私募股权行业的生态、私募股权产品模式和投资管理产生重大影响。

今后,私募发行的监管或与公开发行相一致的趋势可能会导致私募发行机构加快公开发行许可证的申请。

(4)根据新规定,信托机构将不能将公募的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于私募的传统信托资产管理产品,从而阻碍了信托作为银行的重要渠道。

这意味着信托机构将面临失去银行融资资金的重要来源。

同时,打破汇率也会影响信托机构客户的资金来源。

零售端的传统信托保本产品将失去发展空,而高净值客户基金的另一部分不在影响范围之内。

三.金融市场的未来展望(Future Outlook)短期风险可能导致金融市场的局部风险,如一些银行客户因汇率突破而遭受损失。银行担保的金融产品重返市场可能会导致资产价格下跌,原因是出售了债券和存单等标准资产。

宏观经济方面,随着《指导意见》的实施,以信用债券为代表的资产出售可能导致实际利率上升,导致企业融资困难和利润下降,短期内减缓实际经济增长。

但是,从长远来看,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本管理行业将回归资本行业,有效消除金融市场的隐性风险,促进市场的规范运作,迫使资金合理流向实体经济,促使企业回归主营业务,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

总之,《指导意见》方向明确。今后,主要监管机构可以实行统一监管,从单独监管向职能监管转变。

新规则生效后,将对金融机构带来压力,要求其在投资风险的形式、结构特征、层级模式和“再分配”方面进行系统变革。

从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影响来看,公开发行基金的影响最小,而证券交易商、信托基金和私募基金的影响较大,从而推动了非银行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重组。

为此,监管机构应充分研究金融市场的潜在风险及其实施的影响。在实施新条例的过程中,它们应谨慎推进,将时间改为空,给予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一定的过渡期。

作者:王龙,原中信投资(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版的《新资产管理条例对非银行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影响及建议》全文将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的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8.3第197期上发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