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汽车

李晶手机高调回归:神秘商人交易,品牌授权质疑,经销商不买

金利公司的许多中小供应商表示,他们希望金利能够停止亏损,不想采取任何行动,因为金利的复出肯定会失败,这家信用破产的公司也无法起死回生。

从宣布破产到高调复出,前国内手机巨头深圳金利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利”)只用了九个月的时间。

9月17日,金力官方网站和官方微信均宣布,一款名为“K3”的新车型将于今日(9月18日)在网上销售。

早在8月份,“李晶回归”的谣言就已经在市场上发酵。

据各种媒体报道,8月中旬,金利第二大股东卢光辉开始与全国各地的代理商谈判,开始交易金利的复出,而卢光辉则获得了“金利”品牌的授权。

李晶曾经被光环包围。

获得“中国驰名商标”,拥有10多万个合作网点,进入8个国家的运营商网络。同名系列手机在热门歌曲《荷塘月色》的东风中销量飙升

然而,2018年,16岁的金利开始陷入金融连锁危机和董事长的债务赌博。同年12月,金利在巨额债务的重压下宣布破产。

新车型的出现被视为李晶的“复出”。

但是,通过采访产业链上下游的一些相关人士,Touzhong.com发现很难突破代表性工厂,重建与下游代理商的关系,或者让李晶这次回来。

一位李晶的原经纪人坦率地向投中承认。他因为李晶而破产。即使李晶推出了一台新机器,他“也没有钱去做”

事实上,在这次回归的背后,仍有许多谜团有待解开:谁是“神秘商人”卢光辉?它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方式获得品牌授权的?金利债权人是否知道并认可“品牌授权”?从李晶回归的上游和下游释放负面信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2018年李晶陷入金融困境以来,手机产业链的上下游业务发生了巨大变化。

作为金利产业链的一部分,以前的供应商并没有对金利的回归表示乐观。

金利上市前供应商神天马公司在9月5日给投资者的回复中提到,由于金利公司被法院裁定接受债权人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公司本着审慎的原则,对相关应收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金利公司的几家中小供应商对Touzhong.com说,他们希望金利能够停止亏损,不想采取任何行动。

在他们看来,李晶的东山再起“是100%的失败,竞争如此激烈,手机的增长率正在下降,而信用破产的公司能起死回生吗?”也许是由于供应商的分离,李晶在复出后开始使用这家工厂。

据界面新闻报道,金利工厂目前处于关闭状态,即将推出的新产品将由合同制造商佩珀手机(Pepper Cell Phone)生产。

9月2日,长期蛰伏的金利手机官方微信发布了一篇宣传文章,详细介绍了其即将推出的新手机“M11/M11S”的基本性能。

金力官方微博在2019年9月5日的新闻稿中称,这款车型“已在全国同时上市,详情请咨询金力经销商、合作商店和各地商店”

“但投中没有在公共渠道找到销售信息。

然而,9月11日,金丽另一款名为“K3”的手机型号突然在公共频道曝光。

相关消息,这款售价799元/999元的K3手机将于9月18日上市。

然而,在9月17日,新机器上线的前一天,金利官方网站公布的K3价格改为1299元。

与金利此前宣布的M11/M11S相比,该款售价更低,相机像素等配置稍逊一筹。

巧合的是,金力K3手机与之前曝光的胡椒手机非常相似。

Touzhong.com发现京东专有旗舰店红辣椒8XPro的公开参数与金丽K3只有两个不同:K3的电池容量从红辣椒8XPro的3400毫安时升级到5000毫安时,CPU频率从红辣椒8XPro的2.3千兆赫降低到2.0千兆赫

其他功能如“6.2英寸全尺寸水滴屏幕”、“1520*720分辨率”、前后摄像头像素和外观与红辣椒8XPro相似。

(金力K3对佩珀8XPro)金力复出的主要型号M11/M11S尚未描述。K3,一款与黛玉原型相似的新车型,仓促发布。金丽和佩珀手机有什么合作?360buy.com官方旗舰店最贵的型号只有1299元,与金利官方网站提到的价格为“1599台”的M11S价格区间不同,与价格为“2099台”的金利M11Pro也相去甚远。

作为金力代工厂的辣椒手机,金力品牌能在这两种型号上被接受吗?Touzhong.com已经证实李晶发布了这款新手机,截至发布之时尚未收到回复。

至于下游代理商,9月9日,媒体报道称,金利品牌发布会在昆明举行,云南金利营销中心负责人介绍说,发布会已经赢得5000多台订单。

然而,李晶高调复出似乎并没有赢得大多数原代理人的支持。

通过对一些相关人士的采访,投中发现,金利原有的下游代理商大多不再与金利合作,有的甚至停止了运营。

据Touzhong.com称,在金利官方网站“代理区域”栏中列出的41家区域代理商中,有11家已经被取消,2家公司无法通过名称找到注册信息。

然而,在剩余的28家仍然存在或正在运营的公司中,Touzhong.com联系了其中的10家,对方表示该公司已经解散或不再运营与金利相关的业务,此后不打算继续与金利合作。

广东的一名代理人告诉Touzhong.com,他因为金利而破产。即使金利推出了一台新机器,他“也没钱去做”

到目前为止,李晶还没有对代理人的案件做出回应。

为什么宣布破产的李晶不到一年就东山再起了?腾讯新闻“一线”此前报道称,李晶复出背后的“首席交易员”是获得品牌授权的第二大股东卢光辉。

然而,Touzhong.com发现,关于卢光辉的品牌授权,仍有未解之谜。

2019年4月,已经进入破产程序的金利公司召开了首次债权会议。

根据Touzhong.com获得的《经理定期工作报告》,2018年12月19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任命深圳市郑源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中天正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为金利公司经理,负责金利公司的破产清算,公司已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截至2019年4月2日,金利公司尚未进入重组过程。

(李晶《经理定期工作报告》截图)如果李晶至今没有从破产清算转移到重组程序,这种公共品牌授权可能并不“非法”。

讯问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远·钟告诉Touzhong.com,在清算期间,只能做破产清算相关的工作,任何人都无权经营一个品牌。

授权他人使用它可能会损害债权人的利益,通常价格较低,即使另一方是公司的原始股东。

如果金利已经进入重组过程,情况就会不同。

早在2018年12月,金利就向供应商和其他债权人提供了“金利集团框架重组方案建议书”。

这份重组方案建议由“富海银涛”制定,关于“品牌授权”其中如是写道:“除责任人之外的原股东及管理团队在会计师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监督下用现有资源(运营公司)恢复一定规模的运营,主要业务包括手机品牌授权业务以及移动互联网业务。重组方案拟由“殷桃福海”制定。至于“品牌授权”,写道:“除了负责人之外,原股东和管理团队将在会计师或法院指定的经理的监督下,利用现有资源(运营公司)恢复一定规模的运营。主营业务包括手机品牌授权业务和移动互联网业务。

经营公司的股权归债权人所有。

债权人应决定是否将部分股份分配给金利集团管理层和原股东,但责任人除外。

“不过,许多债权人告诉Touzhong.com,金利破产被提起司法程序后,福海殷桃发布的重组方案没有重复,他们也没有参加债权人会议就重组方案进行表决。

Touzhong.com打电话给金利破产清算案的经理深圳中田正清算律师事务所,对方回答说:“我们从未就该提案进行表决。

(重组协议)他们实际上是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前组织起来的。

”张远钟告诉Touzhong.com,在两种情况下,卢光辉获得的品牌授权是合法的:卢光辉是债权人,公司的品牌可以授予债权人,可以用来偿还债务。卢光辉在公司破产前获得了品牌授权,没有低价授权的嫌疑。

金利进入破产程序之前,卢光辉是否获得了品牌授权?它以什么价格获得品牌授权?这些仍然未知。

唯一可用的公开信息是《界面新闻》(Interface News)此前报道称,回归后每售出一款新产品,必须向金利支付10元许可费。

然而,Touzhong.com发现,即使在金利此前向债权人提供的“金利集团框架重组方案建议书”中,也没有提及相关细节。

(金利集团框架重组计划建议书截图)在上述文件的“假设重组分析”项下,未来经营现金流预测结果一栏显示其对品牌授权业务现金流入的预测约为6000万元。

但是,在现金流预测的重要假设和前提基础场景中,手机业务销售额和品牌授权业务会计期等项目为空白色。

Touzhong.com试图核实李晶提出的上述问题,但截至发表之时没有得到答复。

一位债权人告诉投中网:“我们大多数人不知道(关于品牌授权),我们必须问经理。

对于金利公司第二大股东卢光辉是否获得品牌授权,金利破产清算经理表示:“我们暂时不会发表任何评论,请关注经理发布的消息。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利的总资产为38.4亿元,低于金利的账面价值47亿元。

负债方面,经审计,金利负债96.43亿元,高于账面价值2.5亿元,净资产-58亿元,已资不抵债。

据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3月21日债权申报完成时,管理人初步认定了324项债权,并将其编入债券清单,认定的债权总额为173.6亿元。

李晶的迅速复出也可能与他的巨额债务有关。

毕竟,时间越长,金利品牌受损越严重,对其经营现金流的负面影响就越大,东山再起就越难。

谁负责李晶的复出?那么,谁是李晶“复活”背后的操纵者?在许多媒体报道中,卢光辉被认为是李晶回归的推动者。

工商数据显示,卢光辉持有金利20.50%的股份,居第二大股东。

凭借可靠和公开信息的结合,中国知网得以拼凑出卢光辉的商业生涯。

卢光辉,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人,1986年毕业于唐三街镇合水桥中学。他是刘立荣的乡下人,金利移动前董事长。

2002年8月,李晶正式成立,并于12月开始吸收资本。卢光辉是最初的14名股东之一。

随后,卢光辉开始逐步扩大其业务领域。

其中,湖南金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金康”)是其重要的运营平台。

湖南金康创立于金利手机成立之初,2006年被金利评为“优秀总代理”。

通过湖南省的金康,许多卢光辉周边的鲁人浮出水面,他们在金地各地的代理网络中是“隐形”的。

例如,卢光辉的重要合作伙伴卢灿辉。

卢灿辉1973年5月出生,也来自湖南省桃江县,卢光辉和刘立荣的故乡。

2014年,卢光辉和卢灿辉共同持有湖南金康的全部股份。

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揭露了卢灿辉和李晶代理人金永勋电子的关系。

2018年7月公布的判决显示,卢灿辉对金永勋电子公司的3000万元债务负有连带责任。

然而,卢灿辉无力支付欠款,分别于2018年3月、4月和7月被冻结。

金永勋电子是金利在深圳的总代理,2006年被金利评为“优秀总代理”。

除了金永勋电子,在被卢灿辉冻结股份的四家公司中,济南康杰通信和青岛杰讯通信也出现在李晶官方网站显示的代理商名单上。

投中无法联系金永勋电子和济南康杰通信,而青岛捷讯通信告诉投中,该公司已经解散。

金力代理系统的另外两个陆家成员也通过湖南的金康与卢光辉取得了联系。

2018年8月,卢光辉和卢灿辉将金康在湖南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卢鑫安和卢生。

公共信息显示,陆胜为法人的五家公司中有四家是金利代理。

除了金丽和金丽的销售系统之外,卢光辉的商业版图还涵盖了金融、科技、制造业、白酒和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共有18家相关公司。

其中,房地产业务是他的重要布局。他和卢灿辉也在家乡桃江县发展了房地产业务。

2011年1月,桃江锦江城建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现命名桃江县锦江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是桃江县高档住宅区金玉庄园的开发商。

2016年,公司还与桃江县人民政府签订了桃江文化生态镇项目框架协议,投资35亿元,总规划用地面积2300亩。

起初,卢光辉通过其子公司间接持有桃江房地产公司的股份。

2014年5月,卢光辉和卢灿辉开始全资拥有该房地产公司。也是在同一个月,公司开发的“金玉庄园”项目设计图纸通过了消防审查。

直到2017年底,当李晶面临资本链问题时,卢光辉和卢灿辉才相继退出房地产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和股东席位。

至于“商人李晶回归”等一系列相关问题,Touzhong.com无法联系卢光辉予以回答。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