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娱乐

晶圆代工“大而小”?CIDM还是集成电路设计公司的新港

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许多专家提到中国有2000多家集成电路设计公司。

尽管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公司的数量在飙升,但许多企业正在倒闭。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卫国曾经说过,中国90%以上的芯片设计公司不赚钱,也不做任何其他公司做的事情。

一些外国严格防范中国,但中国仍处于恶性竞争之中。

那么,我们如何避免芯片设计公司之间的恶性竞争呢?他们如何开始赚钱?新产品中心模式20世纪90年代,集成电路设计公司数量的激增催生了晶圆代工厂模式。

2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公司要解决的问题可能是CIDM新模式的机遇。

在最近举行的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大会上,SCN高级副总裁季明华博士在接受微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SCN成立之前,他经常与张汝京博士讨论什么样的模式最适合中国半导体行业。

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魏少军也指出,中国半导体工业的未来发展必须以产品为中心。

张汝京博士提出的CIDM是一个更好的以产品为中心的模型。

事实上,这种模式不是由张汝京发起的。新加坡科技是一家著名的CIDM公司。它由德州仪器、新加坡政府经济发展署、坎农和惠普共同投资。成立后的第二年,它获得了一定的利润,后来被美光收购。

张汝京非常赞同这种以产品为中心的模式,因此决定对其进行优化和强化。

索恩的高级副总裁纪明华(Ji Minghua)建立新模式本身就很困难,其他人也很难接受这种模式。

那么CIDM模式如何能让外界接受呢?季明华博士提到了当年台积电创立晶圆代工模式的时候,几乎整个业界都不看好。外部世界如何接受CIDM模式?季明华博士提到,当TSMC创立晶圆代工模式时,几乎整个行业都不乐观。

他指出,当时每个人都觉得合同制造技术一定比IDM落后2 ~ 3代,合同制造是为了帮助别人做家务,不会赚很多钱。

甚至张忠谋本人也没有想到晶圆代工模式会发展到如此程度,甚至颠覆了IDM模式。

季明华表示:“一个好的模型在最初提出时肯定是个大胆的想法,但它也需要时间来验证和优化。”他补充说,外界不会觉得接受新模型太难。

“因为CIDM实际上是晶圆代工模式和IDM模式的紧密结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季明华进一步补充道,CIDM新模式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高利润:CIDM可以比先进的合同制造和IDM获得更高的利润。

在不使用先进技术的情况下,CIDM快速高效的设计能力可以降低成本,从而使开发的产品非常有利可图。第二,减少恶性竞争:CIDM可以将同一领域的许多设计公司联合起来,减少彼此之间的恶性竞争,使产品能够迅速走向市场;3.提供更高效快捷的平台:CIDM提供的平台可以使电路设计更快,使产品能够利用工厂数据,并通过大数据分析使产品调试更快;4.适合未来的芯片开发:随着人工智能和物联网芯片的快速更新,少量的多餐和碎片化的应用,竞争是引入市场的速度。

不要让小型集成电路设计公司白白牺牲,去比较集成电路制造、晶圆代工和CIDM。季明华认为,CIDM至今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缺陷。如果有问题,它们必须在实现中,而不是模式本身。

回顾灵儿(青岛)项目计划第一阶段的IDM,季明华表示,这种模式的公司现在也挺好的,但总体来说数量在减少,因为IDM模式最大的问题是相对僵化,很难改变产品的方向。

因此,CIDM在灵活性方面更具优势,能够更好地应对AIoT芯片的爆发。

尽管晶圆代工模式非常成功,但纪明华强调晶圆代工厂往往喜欢大量客户,而不太关注小客户。

然而,中国90%以上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都是小微企业,所以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因原始设备制造商模式的“大而轻”而“死”。

季明华表示:“CIDM模式不会让这些小型集成电路设计公司白白“死去”。

“我希望这些公司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挤在一起取暖。

价值很小的公司自然可以被其他成员吸收或融入CIDM的任何地方。

”“优秀的设计和技术人员每天都在忙着找钱,这是浪费生命。

”纪明华强调,设计公司越小,员工的个人实力就越强。

然而,对于这样一个非常小的公司来说,“死亡”往往是很容易的,所以CIDM只是想把这些力量结合起来形成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每个集成电路设计公司都有自己的价值。如果他们能很好地生存,这对整个中国半导体行业本身也是一件好事。

CIDM模式能消除利益冲突吗?纵观半导体发展的历史,韩国、日本和美国都为某项技术建立了联合研发中心。他们都是在落后的情况下扭成一条绳子的,事实上他们可以一起快速发展。

但是现在各行各业都在互相利用,互相防范。CIDM模式如何能让集成电路设计公司坦诚地团结在一起?对此,纪明华表示,“CIDM模式的最大优势之一是可以避免利益冲突。

例如,如果两个设计公司都生产相同的产品,那么我们建议只拿一个,但是把最好的产品交给另一个销售,把下一代新产品的设计交给另一个。

关于知识产权,季明华指出,所有设计公司都必须同意知识产权可以授权给他人,但他们会收取一定的授权费。

这也是CIDM模式中互相帮助的概念之一,公司加入的越多,每个公司可以使用的知识产权就越多。

此外,季明华还表示,在理想的情况下,设计公司、系统公司和核心公司的标志将被包含在最终产品中,这是每个成员的利益,也意味着每个成员将对产品质量负责。

CIDM适合中国集成电路的发展。目前,sinn进展顺利。据纪明华介绍,新网在中国已经联合了30家集成电路设计公司,涵盖单片机、电力电子、汽车电子等领域。

Shine将作为一个技术中心,致力于在某些特殊领域超越TSMC。

此外,根据纪晓格里的上一份报告,截至2019年5月,青岛孙恩项目管理技术团队已签约管理技术人员330人,其中博士20余人,硕士60余人。

项目中8英寸厂房筏形基础施工完成90%。12英寸筏板基础施工完成93%。

正如季明华博士所说,CIDM模型是中国集成电路未来发展的理想模型和最合适的模型。

这种模式本身可能没有明显的缺点,但模式的成功也与人的实施、行业趋势、企业选择等因素密切相关。TSMC的成功也是有利条件和有利条件相结合的结果。

我希望灵儿的CIDM模式能够成功。我希望中国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不会白白“死去”。我也希望中国的半导体能够以更高的速度和质量发展壮大。

(校对/Aki)*此内容最初由微网创建,版权归微网所有。

未经微网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微网,包括重印、摘录、复制或建立镜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