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汽车

韩国公开慰安妇协议的封闭内容或引发日本抗议

(原标题:韩国公开慰安妇协议的非公开内容或引发日本抗议)2015年12月28日,韩国和日本外务大臣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今天下午(27日),韩国政府关于“韩日慰安妇协议”的调查报告正式发布。

据韩国《中央》报道,这份长达31页的报告证实朴槿惠政府和日本就“慰安妇”问题达成的协议有非公开内容。

包括韩国方面负责说服“慰安妇”受害者权利保护组织,而不是赞助建立海外慰安妇纪念碑。

在2015年12月朴槿惠执政期间,日本和韩国政府就“慰安妇”问题签署了“韩日慰安妇协议”。

该协议遭到许多韩国人的反对。为了了解具体情况,政府中的文宰(Moon Jae)于2017年7月成立了一个“韩日慰安妇协议”特别工作组,调查协议的签署过程。

27日,特别工作组主席吴太奎发布了研究报告,韩国外交部长康景河也出席了会议。

根据调查报告,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设立的完整的“慰安妇协议”不仅包括朴槿惠执政期间韩国和日本外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的内容,还包括非公开内容,这些都是日本提出的各种形式的要求和韩国的回应。

日本的要求包括:当日本对“慰安妇”受害者权益保护组织不满时,希望韩国政府负责说服他们;人们希望韩国不再赞助在海外建立纪念碑。我希望韩国不再使用“性奴隶”这个词。我希望韩国能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介绍女孩形象的具体搬迁计划。

对此,韩国的回应如下:如果日本对慰安妇权益保护组织有任何异议,它将尽力说服它;政府无权干涉海外古迹的建立,将来也不会赞助它们。韩国的官方声明被改为“日本慰安妇”。

该报告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朴槿惠政府承诺重新安置女孩形象或不使用“性奴隶”一词。

然而,特别工作组指责说,这实际上符合日本的期望,并为日本提供了一个空干预诸如少女形象等问题的窗口。

2015年12月,安倍为安慰女性受害者进行了“道歉”分析,称非公开内容包括国家间谈判的一部分。这一次,如果让所有人都知道,韩国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一场风暴。

韩国前驻日本大使申觉洙对此表示担忧,称“非公开文件公开后,该协议将被视为有问题,日本将更加怀疑韩国是否会实际执行现有协议。”

这将限制韩国政府制定对日政策的范围。

据韩国媒体此前报道,韩国政府计划在决定是否维持协议以及是否要求重新谈判之前,听取受害者、受害者支持团体和专家的意见。

据报道,二战期间,日本军队从韩国、中国和其他国家招募了大量“慰安妇”。

日本和韩国于2015年12月28日宣布,他们已就“慰安妇”问题达成“最终”解决协议。日本承认军队的参与和政府的责任。根据协议,日本向支持前“慰安妇”的韩国财团提供了10亿日元(约合6080万元人民币)作为“疗伤金”。

然而,日本政府坚持拒绝对“慰安妇”问题承担法律责任,也拒绝提供“赔偿”。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此前的一次电话交谈中要求文在寅落实共识,但文在寅回答说,“现实是大多数人无法在情感上接受它”。

韩国此前曾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并赔偿“慰安妇”的受害者,而日本坚称“慰安妇”问题已根据1965年日韩两国关系正常化索赔协议得到解决。

这项政府间协议遭到朝鲜人民的强烈反对。

据日本产经新闻(Sankei News)此前报道,韩国63家非政府组织今年3月发表报告,批评韩国政府无视“慰安妇”受害者的要求,与日本达成协议,说服“慰安妇”受害者接受“治疗金”,从而给他们造成精神痛苦。

竞选期间,文在寅对“慰安妇”协议持否定态度,并表示当选后将重新谈判,直至被包括“慰安妇”受害者在内的韩国国民接受。

他还表示,日本政府应该承认自己的法律责任,并正式道歉。

就职后,文在寅表示,虽然日韩在“慰安妇”问题上达成一致,但远未达到韩国人民的期望,韩国国民在情感上无法接受这一协议。

文在寅还对当时政府未能向受害者和国民解释表示惊讶。他指出,政府应事先与受害者协商并征得他们的同意,但没有这样的程序。

因此,韩国政府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来调查这项协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